风情节日活动号

【10h/七夕大逃猜】非情侣关系

 《非情侣关系》

  

  

  

  

文/今天也在嗑风情


“乒——”玻璃鱼缸在重击下无法坚持,碎了,鱼随着水淌到地上,因缺氧不断地跳跃挣扎着。

 

然后就是安静,安静得可怕。

 

慕情跌在沙发上,觉得自己像那条鱼,快要窒息了。

 

太安静了,慕情心烦意乱地起身走向门口,任凭大门在身后“砰”地关上,盖过了风信的声音:“我操了,你他妈又跑哪儿去?”

 

 

 

慕情呼吸着夏天晚上的湿润空气,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事儿还要从两周前说起。

 

那天风信出差回来,慕情帮他收拾东西时,一支口红从风信大衣口袋里掉了出来。慕情当时就愣住了,但很快就缓了缓神,随手把口红丢了回去。之后也没提起来,这事儿就算没了下文。

 

当然不是。

 

没几天,慕情就开始心神不宁,疑神疑鬼,明明知道风信怕女人怕得要死,明明很有可能是某个趣味低下的人的恶作剧,明明知道他和风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人,可还是忍不住要胡思乱想。当然,神经大条的风信并没有注意到问题。

 

终于,一周前,问题爆发了。

 

那天晚上,在风信好心帮忙洗碗却打破了好几个盘子后,他们俩大吵了一架。

 

换作平常,慕情顶多说他几句并警告他再接近厨房就宰了他,风信也“嘿嘿”傻笑几声就算过去了。可是,慕情的火气硬是成功地激起了风信的脾气,越到后面骂的越难听,新账旧账一股脑儿地翻出来,大有要算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意思。

 

可是啊,一个心存怀疑冷言冷语,另一个满腹委屈直来直去,你还能指望他们怎样?

 

 

 

疑神疑鬼,这算是慕情的一个毛病,别人的一句打趣儿,其它人听着没什么问题,可慕情偏偏要在心里把他琢磨透,还喜欢往坏处想,一来一去,自然没人与他来往。

 

除了风信。

 

 

 

 

初遇那天,两个人都不过十来岁,只是简简单单点点头就算认识了,没有电视剧里的浪漫,甚至……有些狼狈,原因是两人刚刚打了一架。

 

从那之后,风信和慕情就算结了仇,一天一小吵三天打一架,最后都是谢怜笑眯眯地道:“成语接龙。”才肯罢休。彼此想看不顺眼,又偏偏得天天见面。

 

 

 

慕情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又因为人缘不好,被欺负也没人站出来帮忙。那天放学,几个同学照例把慕情拦住,拖到小巷子里一顿打。那几个同学也有经验,专挑衣服遮住的地方打,一有人来就勾肩搭背地装好哥们儿,慕情从未和家里人说这一切,他不想再让母亲担心。

 

“你们干什么?”正当慕情被揪着领子呼吸不畅时,一声怒吼打断了这起校园暴力。

 

是风信。

 

“你这是挨了几次打?吭都不吭一声的吗?”风信抱着手臂看着慕情检查伤势。

 

慕情不语,低头把袖子了挽上去。

 

“哎我说你哑巴啦?”

 

慕情一个白眼送过去:“用不着您费心了。”特别地把‘您’咬重了几分。

 

风信的火气马上就被激起来了,不爽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

 

慕情冷淡道:“我又怎么不知好歹了?”

 

“你!哎呀算了算了,你等我一下。”风信不想同他计较,噔噔噔跑远了。

 

慕情暗暗道:“怕不是有病……”

 

没过多久,风信就跑了回来,一盒药膏不偏不倚砸到慕情额头,又落入手里。

 

“你……”慕情抬头怒视着风信,风信忙摆摆手:“好了好了,不是故意的。”慕情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什么,又低下头摆弄着药盒小声嘀咕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风信把头凑近了一些。

 

“没什么,”慕情快速瞟了一眼风信,又低下头,“我回去了。”

 

 

 

从那之后,风信在慕情心里的印象就悄悄改变了一点点。

 

 

高中时,风信喜欢上一个女孩,当他兴致勃勃地慕情说她是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好时,慕情明显地发觉自己居然笑了,虚假得不行的那种笑。

 

最后风信和那个女孩还是分手了,也是那时,慕情才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风信了,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大部分时间都有他的影子。

 

 

 

——怎么办啊?你已经彻彻底底地进入了我的世界。

 

 

 

大学毕业那天,大家都醉了,慕情已经完全不记得是谁告的白,那晚过后,他们也凑合着在一起了,本来以为没多久就分手的,谁知道时间一晃,六年就过去了,也就这样过了。

 

慕情本以为,六年了,心里的欲望总该满足了,他催眠性甚至是强制对自己说你不爱他,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可根本是无用功。

我喜欢他。

 

可他喜不喜欢我呢?

 

应该……是喜欢的……吧?

 

 

 

手机提示音把慕情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讶异地看了看手机,信息很短,只有一句话“我等你回来吃饭。”

 

慕情轻叹口气,嘴角染上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微笑。

 

该回家了,慕情想,还有人在等我吃饭。

 

 

 

 

 

几天后

 

慕情抬脚踹踹风信的背,那人把慕情拽到怀里蹭了蹭,然后继续盯着电脑工作。

 

慕情在人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眯起眼睛。夏日傍晚的阳光是柔和的,透过窗户斜斜地打进客厅,两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橙。

 

就这样坐了许久,慕情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风信……上次你出差……带回来的口红……是谁的?”

 

风信有些惊讶,转瞬又笑着抱住了慕情。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风信明显地看见慕情的脸烧了起来,顿时笑得更开心了,“只,只是原来如此啊。”

“好好说话!”慕情显然有些恼了。

 

“原来那几天你是在为这个跟我怄气哈哈哈哈哈……”

 

慕情把脸别过去,一是真的有些生气,二是为了把通红的脸藏住,死活不肯让风信看。

 

风信笑够了,在慕情耳边轻声道:“行啦,和一支口红较什么劲儿。难道是因为以为我在外面有外遇吃醋了?”

 

“我干嘛要吃醋,我们又不是情侣。”慕情这赌气似的话一出,两人皆是一愣。半晌风信才弱弱道:“我们……不是吗?”

 

慕情则用更加细小的声音问:“……是吗?”

 

风信几乎要气笑了,他抓过慕情的手,盯着他,无比认真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慕情,我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过,我真的喜欢你。”

 

“一直都是。”

 

慕情几乎要被风信撩到了,他慌慌张张别开视线,却听到风信在他耳边低低地笑了一下,然后道:“还有,你觉得我会和一个不喜欢的人上床吗?”慕情羞得恨不得立刻消失,风信却让他看着自己,脸慢慢凑近,最后在慕情的唇上落下一个绵长的吻,直到对方喘不过气才笑着道:“七夕快乐。”

 

 

 

 

 

慕情:“你好像还没说口红是谁的。”

 

风信:“啊,那个,师青玄要我帮忙带的。”

 

慕情(冷笑+白眼):“得了吧,就你?我把品牌颜色型号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你也未必找得到。”

 

风信:“我操了慕情你不要小看人好不好!” 

 

 

 

今天的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也在打架呢。

 

真好。

 

【FIN.】

评论(2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