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14h/七夕大逃猜】有个暴躁的邻居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个暴躁的邻居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文/墨翛

 

夏天的夜晚,一切都显得躁动不安。

 

风信坐在地上,听着从隔壁传来的琴声,有些无语。琴声悠扬欢快,风信却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第三届全国青年小提琴赛马上就要到了。

 

所以隔壁这个家伙每天晚上都要练琴,虽然认真备战是好事,但是……他妈的扰民了啊!风信抓狂地想。

 

屋里。

 

一位青年站在窗前,汗滴顺着额角滑落,手中动作不停,一曲结束,已是满头大汗。

 

但他并没有立刻结束演奏,而是默默地在心里数着。

 

十,九,八,七……

 

“慕情,你他妈到底睡不睡觉?!大晚上练琴你是成心的吗!”

 

来了。

 

慕情嘴角勾起一抹不知是嘲讽还是安心的微笑,朝着对面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练我的琴,你不想听别听不就行了?把耳朵捂上,清净。”

 

“你他妈……”

 

隔壁骂骂咧咧的声音经久不息,慕情因为长时间练习的劳累感也消了不少,心满意足地关灯睡觉了。

 

 

 

四十多分钟的课程结束,而下一节就是体育,大家都三三两两的组队下楼,欢声笑语充斥着楼道。

 

慕情靠着扶手慢慢地走着,心里想的是曲子的旋律和指法,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人。

 

这人的胸……是石头吗?!这么硬!!

 

慕情捂着被撞疼的肩膀,生无可恋地想。

 

“对不起!!……恩?慕情?”风信被撞的胸口痛正生气,突然看清了眼前的人。

 

又是这个人。

 

慕情偷偷地翻了个白眼。

 

“有什么事吗,脑子里都是肌肉的风信先生?”

 

“你这人怎么一见面就怼我啊你对我有意见吗?!”莫名被骂的风信很暴躁,这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慕情不说话,眼角瞥见楼下带着弟弟走过的剑兰,突然开口道。

 

“你不快去跟你的剑兰打声招呼?不是正在重新追人家吗,还不拿出点诚意?”

 

“又关剑兰什么事……你吃错药了吧。”风信有些莫名其妙。

 

“呵。”慕情看那个傻子一脸茫然,嘴角勾起,“六月十七号,我要比赛。”他也不看风信,自顾自地说完就走了。

 

他什么意思?告诉自己比赛时间……是想让自己去看比赛吗?

 

那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呢……?

 

风信正思考着,谢怜的声音从操场上传来:“风信!下来了吗!老师在叫你!”

 

“来了!”应了一声,风信便向操场跑去,途中思考了很久,也没想出去还是不去。

 

“算了,顺其自然吧。万一慕情那家伙不是想让我看比赛而是其他意思呢。”以他的性格,专门告诉他却不欢迎他这种事不稀奇。

 

 

离比赛只有两天了。

 

慕情的脾气愈发急躁,以往还能顾及颜面忍一时的小事,如今却是一点都惹不得。

 

班上的人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他,现在发现他不好惹便更加忽视,慕情一个人倒也清净。

 

夜晚练琴到深宵,技艺却不见长,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越来越烦躁,慕情不敢休息,怕一停下来就无法再次集中注意力了。

 

可这样不是办法啊,他的心静不下来,琴声也同他的心,只会愈加沉重。

 

风信,剑兰,小提琴,比赛,班上人的眼神……

 

这些事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慕情只能放下琴坐在地上,深呼吸着。

 

“慕情?你没事吧,我听你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我进来了啊?”

 

由于两人自己常年在外互相照应,所以风信有他家的钥匙,没有听到回应便推门而入,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慕情。

 

他走过去,阴影使他看不清慕情的脸,却本能地感觉到那个总是莫名其妙怼他的人有些不对劲。

 

慕情看着他越来越近,瞥见衣领上微小的口红印,无端地恼怒。

 

“你来干什么?”

 

风信看着他蜷成一团,仿佛看到了自家的猫迷茫无措的时候缩成一团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慕情本来因为练琴就很暴躁,现在看风信没头没脑的笑出声更加暴躁,“你他妈有事就说没事就滚在这笑什么……唔!”

 

毫无防备地,风信捏住了他的下巴,身体前倾,就这么亲了上去。

 

慕情的脑子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挣扎,两人就着这个诡异的姿势吻了起来。

 

过了一会慕情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挣扎,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风信,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唇上酥麻的感觉愈发明显,慕情声音都有些发抖:“你脑子进水了吗?!我操了,我真是操了!”

 

风信被推开也不恼,看着慕情慢慢变红的耳根,心情愉悦地笑了起来。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吻上去了,可能是看着那人泛红的眼眶和一开一合的嘴唇,可能是想堵住那张说出自己不想听到话语的嘴,可能。

 

没想出原因,风信也不疑惑,至少那人看起来软软的嘴确实是软的,嗯……还有点甜。

 

慕情等了半天没也没听到风信的骂声,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憋屈。

 

他不是有剑兰了吗还来招惹自己干嘛?!脚踏两只船?!

 

越想越来气,慕情蹭地站起来就要走,却被风信拽住了手。

 

“你放开。”慕情道。他一秒都不想再看见这个人。

 

“慕情,我喜欢你。”风信也不松手,就这么拉着慕情道,“我也不知道这心思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刚才发现了。”

 

“……”慕情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先放开。”

 

风信根本就不听他说话,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我刚见你的时候才五岁,瘦瘦小小地站在那,也不说话,就站在那,我就觉得这个小孩好安静啊。”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见,我们都长大了,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变成了这种脾气,还特别不待见我,咱俩一见面就吵架。”

 

“我以为我是讨厌你的,你也是讨厌我的。”

 

“可是现在发现我的心好像不是这样。”

 

慕情就这么听着风信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看着他脸越来越红,感觉有些不太对。

 

有酒精的味道。

 

“你喝酒了?”喝了酒才来吻他说胡话?

 

慕情冷下脸,拽住风信的衣服后领就往外拖。

 

成功地把那个喝了假酒的傻大个丟出门外,深吸一口气:“滚!!”

 

 

比赛当天,风信到底还是去了现场。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慕情就一直躲着他。在学校能不见就不见,放学也是溜的飞快,如果躲不开就给他个白眼然后溜走。

 

连锁都换掉了。

 

日。

 

比赛结果不出所料,慕情拿了第一。

 

“琴声中有爱情的味道呢。”评委如是说道。

 

公布结果后到处都乱糟糟的,人声,哭声,击掌声混在一起,热闹非凡。

 

风信在场地门口等着慕情,他想知道他的态度。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他不会已经走了吧……风信有些着急,不停地看着手表,没有发现身边正在靠近的人。

 

“……风信?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加油啊!你怎么出来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哎这是啥?”风信正说着,慕情突然塞给他一个盒子。

 

“拿回家再看!现在不许看!”慕情说完便先走了,风信赶紧追了上去。

 

“这到底是啥啊为啥要等到回家再打开?慕情你说说话呗……”

 

“闭嘴!爱看不看不看给我!”

 

“我操了我真是操了!你怎么这么凶!”

 

 

那个盒子里,是把钥匙。

 

银色的钥匙在月光下的照射下散发出温柔的光芒,闪闪发光。

 

他可能不需要慕情的态度了。风信嘴角勾起。

 

已经够了。

 

【FIN.】


评论(28)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