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21h/七夕大逃猜】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

 

 

 

 

文/塔塔


〇、

 

慕情其人,清冷孤高。

 

 

 

一、

 

何谓“慕”?一谓钦佩;羡慕。二谓依恋;思恋。

 

那“情”呢?

 

感情。情面。爱情。情欲。性欲。情形。情理。

 

任选其一,皆可跟在“慕”之二义后面。

 

 

 

二、

 

慕情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念头,囚于牢笼,试图冲破枷锁。

 

向死而生。

 

 

 

三、

 

慕情其人,向死而生。

 

 

 

四、

 

慕情的童年不可谓之不凄惨。

 

他的印象里没有父亲,只有母亲,病重垂危的母亲。

 

哦,还有瘦小孱弱的自己,和欺负自己的同龄人。

 

母亲是爱自己的,慕情想,可是这不够。

 

远远不够。

 

他想要来自父亲的爱,这样他就能拥有双倍的亲情。最好还有疼爱自己的祖辈,他能肆意在亲人温暖的怀抱里酣睡,连同梦境一起浸透在舒适和甜蜜中。

 

所以他渴望亲情。

 

 

 

五、

 

后来慕情成了仙乐国皇极观中的一个洒扫杂役。

 

说是洒扫杂役,干的可远不止洒扫这般轻松的事。

 

说来可笑,他居然到十几岁的年纪,才从别人口中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罪人。

 

罪人之后,可不就是用来欺负的吗。

 

 

 

六、

 

他原以为,到了谢怜身边日子会好过些。

 

他原以为,生活强加给他的苦难已经足够。

 

他原以为,从此便没人欺负他了。

 

可一切,都是他原以为的。

 

慕情很久以前就见过风信,是在他刚进皇极观的时候。

 

 

 

七、

 

千百年以后,风信,不,南阳将军不无惋惜地对他说道:

 

“你的心啊,不是顽石。

 

“它也是鲜活且柔软的,可你非要用坚硬的铁层层包围住它。”

 

那样与一般人无异的炽热的心,被自己死死包围起来,难怪。

 

越来越冷,越来越凉。

 

 

 

八、

 

其实风信说错了,他的心不是这样的。

 

在他生命最初的十几年,他的心也是滚烫且热烈的。

 

他诘问过上苍为何赐予这具幼小的身躯如此多的磨难,为何赐予他一个戴罪之身的父亲,一个奄奄一息的母亲,还有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

 

但他始终是敢于直面人生的,并天真地想以一己之力去温暖冰冷的生活。

 

当他被一群大孩子欺负的时候,母亲会将他拥入怀中。

 

在皇极观的时候,他被其余杂役逼至墙角,耳中充斥着污言秽语。当他不再感觉到拳头击向肉体时的剧痛时,他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与自己年岁相仿的,背逆着阳光的少年。

 

慕情知道,他是风信。

 

那些时候,他的心始终跳动着,灼热的感觉游窜四肢,他渴望活着。

 

他渴望友情。

 

 

 

九、

 

直到那个北风凛冽的寒冬。

 

他拿着亲手织就的围脖,想象着谢怜收到这礼物时如和煦三春的笑容,胸腔里滚动翻涌着的暖意几乎给他白净的脸染上了些许绯红。

 

脚上穿着厚实的棉鞋,踩在皑皑的雪上悄无声息。

 

慕情推门的手顿住了,他听见了风信和谢怜交谈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也会给人准备礼物了?”

 

“我,我操了,我这不是怕他冻着吗!”

 

“我可没见过你关心人的样子啊,怎么还急眼了呢。”

 

“我……我没有!”

 

“慕情整天摆着一张臭脸,我就是可怜他爹还没放出来,他娘又整日缠绵病榻,自己也不知道天气冷了多穿点。”

 

“对……我就是…就是可怜他!”

 

“好了风信!别……”

 

谢怜后半句话被猝不及防灌进屋子里的冷风生生截下来,一时连喉咙都如被冰封似的干涩沙哑。他想去看看风信的神情,但慕情直接丢下那毛茸茸的围脖甩门而去。

 

一言未发。

 

饶是风信这样神经大条的脑子,也意识到慕情的怒气。

 

于是他快步冲出房门,连长袄的扣子也来不及系上,在慕情进门之前拽住了他。

 

“我操了,你又怎么了。”

 

“慕情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又哪里惹你不痛快了!”

 

慕情仍旧不语,他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风信,直盯得风信原本直视他的目光开始变得躲闪和迟疑,直盯得风信放开拽着自己的手。然后,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可怜。”

 

他转身关上了门,但没有上锁,只是静静地靠着房门。

 

他在等。

 

“我次……我不是那个意思。”

 

慕情低着的头抬了起来,果然,他不是在可怜自己。

 

或许连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心悄无声息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他的眼睛闪着光,但语气仍旧冰冷:

 

“那你什么意思。”

 

不是问句,风信,我没有在质问你。

 

“我……我就是怕你冷,所以给你准备了……”

 

话未说完,慕情便打开了房门,双眼晶亮亮地伸出手。

 

风信舒了口气。然后开始在身上摸索给慕情的礼物。

 

东西呢!东西怎么不见了!

 

糟糕,放在谢怜房里没带出来。

 

风信恨不得打自己一顿,慕情好不容易开了门,现在怎么办。

 

我操了,我该怎么解释,我说没带他能相信吗。可我确实是没带出来啊!

 

风信还在苦苦思索的时候,慕情听见了自己的心逐渐冷却的声音。

 

 

 

十、

 

你看,没有人会真正关心你。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从那一刻开始,慕情用坚不可摧的镣铐封闭了自己的心。

 

从此,

 

就从此刻。

 

向死而生。

 

 

 

十一、

 

然后呢?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啊,谢怜飞升了,接着是人面疫,仙乐三人一起下界平乱。

 

一起,多美好的词汇。

 

 

 

十二、

 

让我想想,小天官们是怎么记录慕情的飞升过程的。

 

你瞧,心中只有死这件事之后,连记忆都开始衰退了。

 

灵文那里关于慕情,不,关于玄真将军的记载我借来看过。

 

大意是我和谢怜在仙乐大乱时产生了分歧,于是我刻苦修炼终于飞升为神。

 

 

 

十三、

 

多励志的故事。

 

 

 

十四、

 

这么励志的故事,怎么会发生在一个一心求死之人的身上呢。

 

哪来什么分歧。

 

分明是他自己矫情。

 

谢怜天生一副悲悯心肠,总想凭借一己之力镇压人面疫。

 

这样冰雪玲珑的人,怎会看不出这场天灾根本就是要灭了苟延残喘的仙乐国。

 

仙乐太子。

 

仙乐太子其实也染上了人面疫,你信吗?

 

谢怜的腿上长出日后可能发展为人脸的肉块时,是有切肤刺骨的疼痛感的。

 

若不是慕情为他更换衣服时偶然瞧见,一介天官染上凡疾之事,不知要在天上人间掀起多大的风波。

 

彼时慕情震惊归震惊,仍旧不忘痛骂风信几句。

 

翻来覆去也就是怪他没照顾好谢怜这几句。

 

 

 

十五、

 

谢怜在他替自己更换绷带完毕后,叫住了慕情:

 

“慕情。

 

“你走吧,”

 

 

 

十六、

 

其实还有后半句话的。

 

不过当慕情听到谢怜未说出口的后半句时,已经是又几次大劫过后了。

 

谢怜说“我怕拖累你。”

 

 

 

十七、

 

换作是风信,对这种理由一定是嗤之以鼻。

 

说不定还会再骂上几句。

 

慕情某日忽忆起这件事,真就去问了风信的反应。

 

果不其然,这家伙嘴里又在说些少儿不宜的简单词汇了。

 

顺带,还狠狠抱住了笑得眼角带泪的慕情。

 

然后亲了几口。

 

然后,恩。

 

 

 

十八、

 

可是当日的慕情不想听任何理由。

 

任何理由落在他耳中都自动剥皮褪壳变成同一个借口:

 

谢怜不要他了。

 

慕情甚至来不及思考自己哪里做错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自己并没装多少东西的包裹站在母亲病床前了。

 

 

 

十九、

 

修炼飞升听起来很轻松。

 

好像只要你肯花时间,就一定能做成似的。

 

如若你有那个天赋和毅力真到天庭看看,每位神官都一样的器宇轩昂,精神抖擞。

 

然而,只有他们中的极少数人,飞升过程担得上“顺理成章”四字。

 

旁的,修炼时各种辛酸便只有自己知道了。

 

 

 

二十、

 

慕情之所以走上修炼这条路,很简单,纯粹是因为他找不到别的可做的事。

 

而且他知道,修炼之事,凶大于吉。

 

要是修炼不成,干脆一死了之。

 

只要不走火入魔就行。

 

于是他简单整理了一下这谓之“家”的破落屋子,找来一些吃食和水,接着盘腿一坐,开始修炼。

 

慕情实在是个会过日子的妙人。

 

等到他修炼成不用吃喝的境界时,干粮正好告罄。

 

于是,再过几年后,玄真将军飞升了。

 

 

 

二十一、

 

慕情这一生,羡慕、依恋的情很多很多。

 

他说:我是个极其贪心且不知克制的人。

 

 

 

二十二、

 

你问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说,这些都是玄真将军慕情亲口告诉我的。

 

向死而生这种听起来就荒诞不经的念头,居然出自西南武神之口?

 

对,是的。

 

 

 

二十三、

 

慕情现在成了天官,凡体肉身变成不老不死之躯。

 

我问道:

 

“以后呢,如何向死而生?”

 

彼时玄真将军躺在南阳将军的腿上,嘴巴里还衔着一片可怜的草叶。

 

太ooc了。

 

内心腹诽如上。

 

风信拨弄算盘的手停了下来,一边嘟哝着本月的供奉盈亏一边挪动着慕情的脑袋以便他躺得更舒服些。

 

西南武神,玄真将军慕情翻了个白眼:

 

“死?怎么死啊!

 

“我奔着死而去的,现在花城都不乐意收留我。

 

“向死而生,也是生。”

 

 

 

二十四、

 

感情涵盖范围太广。

 

情面他曾经得到过了。

 

情形不算是可“慕”的“情”。

 

情理他也体会过滋味。

 

那爱情,情欲,性欲呢?

 

慕情说,他正拥有并享受着。

 

三者合一,统称风信。


【FIN.】

 

 

 

 

 

 

 


评论(1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