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11h/七夕大逃猜】灯神

《灯神》

  

  

  

  

文/小兔子乖乖
  
传说中有个叫……扫地将军的神仙,因为破了规矩,被惩罚封印在了一个烛灯里,并且他有个不好的习惯,翻白眼。

  
还有人说,只要找到那盏灯,将灯燃尽,就能对那位神仙提三个愿望。

  
“什么样的烛灯?”男孩问。

  
母亲抬手温柔地抚过男孩发顶,轻笑道:“传言是一盏无论如何都燃不起的烛灯。”

  
  

  

  
???

  
睡前故事嘛,都懂。

   
就这样,这个故事同其他故事差不多,都被男孩埋没在记忆里。

  
男孩已成少年,正执弓箭在竹林里练习,突然一滴雨打在了脸上,就在一瞬间便下起了倾盆大雨,男孩努力稳住气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正巧没多远便瞧见一间破观,风信冲进破观先是感谢这庙住着的神仙,再一把将脸上的雨水抹去,一阵风吹来风信没忍住打了个哆嗦,这才在庙里生了堆火,直到暖和了,风信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什么观,取来一支烛灯点燃,接着微弱的烛光风信大概把殿上那尊神像看了个大致。

  
风信有些诧异,在这种地方的神像竟还有如此好看的,风信不是没看过其他神像,但有的长的凶神恶煞,有的又雕的夸张,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神像,虽已有些损坏,神像的半张脸也被青苔爬满,但风信还是从半张脸看出了这像眉宇间的些许傲气,手中提着把大刀,风信突然想再好好看看这尊神像,便顺手又拿起一支烛灯,灯芯相对,引了半天也不见烛灯燃起,盯着烛灯半晌也说不出话,心想,我不信还治不了你,虽然很是不敬,但风信还是将那支烛灯扔进了火堆中,突然一阵风将火堆吹灭。

  
不是吧?不带这么玩的吧!
  

  

  

  
破观中陷入了一片黑暗,风信不由得退后了一步却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风信连忙反应过来转身后退,破观里的灯一瞬间全部发出光亮,刚从黑暗中转换的风信还有点不适应,眯着眼看见了身前似乎站着一黑衣,稍稍适应后风信才看看清那人模样,好像...在哪见过。对了!这张脸和那半张神像可以说是非常相似了,风信不禁一个寒战,只见那人缓缓开口:“居然是你。”

  
风信只觉得这声音好熟悉,便有些好奇:“啊?我们见过吗?”

  
黑衣男子有些不耐烦:“没有。”

  
风信像是想起来什么,倒是没那么害怕了:“你就是扫地将军吧,我听我娘说过,你应该可以实现我三个愿望。”

  
扫地将军四字像是直戳男子要害,白眼一翻切齿道:“……是玄真将军,不是什么扫地将军!还有你快许愿吧,赶紧的。”

  
风信见人白眼,暗道是扫地将军没错了:“您也别催呀,这三个愿望我可要好好想想。”

  
慕情轻笑道:“想什么,像你这样的就可以许,吃不完的糖,或者多一点智商,亦或喜欢的女孩也喜欢你什么的。”

  
风信再怎么糙也听出那人似乎很是着急,便从柴堆里捡起那盏烛灯收了起来:“那我可偏要好好想想了。”
  

  

  

  
夜时将要就寝,风信悄悄地将烛灯拿了出来:“扫……玄真将军,您还在吗。”

  
不一会儿慕情便现身在风信面前:“怎么,想好要许什么愿了吗。”

  
风信摇了摇头:“我只是很好奇,您为什么会被封在那个烛灯里。”

  
慕情不见外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嗯?这算第一个愿望。”

  
风信一脸茫然:“……那好吧,不过您不许造假,一定!”

  
既是愿望,是一定要满足要求的。慕情把玩着那只茶杯,像是斟酌着什么:“即使是神,那也会有永远合上眼的那一天,就算如此,信徒也不会有所察觉,毕竟神也是可以替代的。”

  
有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哥,在一次外出时意外,殉职了,我也就想看看那个法术是不是真的就在他身上试了试,一个可以续命的法术,然后就被惩罚关烛灯里了。

   
慕情讲的很随意,风信却也听得认真:“不是,您讲的这般轻描淡写,但那个人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慕情将手中茶杯放下,抬眸与人相视:“嗯?这是你的第二个愿望?”

  
“??我操了!您别乱来啊!”这买卖风信自然是不肯做,“...小气鬼!”慕情摆了摆手留下一句“喂,幼稚鬼,好好想想剩下两个愿望是什么吧。”便消失了。

  
风信心里直道这神真是……

  
慕情等待那人入睡后又出现了,看了好一会儿喃喃道:“嗯,很重要。”
  

  

  

  
那个晚上风信做了个梦,梦里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玄真将军,盘着手像是不屑,说了几句你自己多加小心,死了我可不帮你收尸累死的话。

  
风信很少做梦,但也没往心里去,就做是自己听完那玄真将军的睡前故事而导致的。

  

  

  
  
第二天晨起风信便爬起来练箭,扶弓拨弦,羽箭直中靶心,这便乐的对一旁慕情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慕情摇了摇头:“比起那人...我都忘了,你连和他比的资格都没有。”

  
风信一听心里十分难言,闷头继续练箭,他就不信真的无法和慕情口中那人比。
  

  

  

  
短短午睡风信又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手持神弓,黑云翻卷似要吞噬了这整个乾坤,鬼魅暗伏,扶箭上弓,只见三箭齐发,直击鬼魅之要害,鬼魅来势不断,如此这般风信也渐渐感到了些许疲倦,怎知脚下传来异动,黑龙破土而出,交战了几个回合风信终是脱了力,被深渊吞噬。
  

  

  

  
风信抬着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被慕情强行从梦中拉起,冷汗遍布全身,眼中竟还有些许泪星,慕情见那人喘着大气便想过问,但想想还是决定不多管闲事了,风信开口了:“……慕情……玄真将军,您知道慕情是谁吗?”

  
慕情闻言后眉头微蹙:“你问这个干嘛,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风信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并把刚才的梦都说了出来:“我觉得,当我摔下去的时候还念叨的人,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

  
慕情探出两个手指:“第二个愿望?”

  
“……”风信一咬牙,“嗯……!”

  
慕情悠悠道:“世间叫慕情的那么多,不过你眼前就有一个。”

  
风信挠了挠头:“你啊?”那看来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胡乱做梦。

  
入夜,果不其然风信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早就不能动弹,连眼睛都睁不开,突然,手被一个人紧紧的握住了,那人好像...还哭了。“风信,我是来和你道别的,这续命数一旦启动,我一定逃不了,许多话都来不及和你讲,但你只知道,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想起你……我会感到很幸福。”

  
风信认出来了,这是玄真的声音,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冒了出来,仙乐,点将,飞升,铜炉...风信都记起来了,而自己早就死了,那不是梦,风信坠入深渊,然后就死了。

  
“我有句话,想想还是等你回来再说。”

  
直到坠入的那一刻风信还在想:“……到底是什么话呢,慕情。”
  

  

  

  
玄真将军因使用禁术为人续命,除其仙职,封入烛灯中,只有满足许愿者三个愿望,才可得以解脱,入轮回。
  

  

  

  
风信从床上坐起,四处寻找那个烛灯,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最后一次见到应该是在下午……

  
“玄真将军,我也没什么愿望,这最后一个我决定好了,那就是你解放了。”

  
然后慕情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我丢了一个重要的人,我找不到他了。
  

  

  

  
俱阳将军归神职,众神来贺。

  
“这次,该我等你了。”

  

  

  

  

【FIN.】

 

 


评论(21)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