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12h/七夕大逃猜】化羽

《化羽》

 

 

 

 

文/莫缘

 

*飞鸟症

*有ooc

*bug很多

 

 

 

 

01

 

血溅在木桌上,手腕上是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飘落一根黑色的羽毛,然后钻出一只毛绒绒的雏鸟,拍了拍乌黑的翅膀,似是在整理带血的飞羽,随后向南飞去。诡异的场面,有点触目惊心,慕情颤抖着遮住伤口,一下脱了力…

 

 

怎么了?

 

 

风信刚处理完祈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便看到一只墨似的鸟停在桌上,见它不捣乱,便任它在旁边看着。

 

 

 

手腕莫名其妙出现的伤口,从里面飞出的黑色鸟儿,渐渐习以为常。

 

 

 

 

02

 

南阳殿外一阵翻天覆地的叫骂声与利刃碰撞声。

 

 

“我操了!你又什么毛病!”风信挡过对方挥来的刀,拿出弓箭,调整好角度,放了一箭。箭速飞快,擦过慕情的左手,带出一道血痕。慕情一愣,竟是收了刀,逃也似的捂着伤口奔回了玄真殿。

 

 

“又怎么了?”风信心中疑惑,转身回屋,看到屋檐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黑鸟,南阳殿什么时候这么招鸟了?象征性的赶了赶鸟,又想起慕情的怪异,有些烦躁。

 

 

慕情看着有一只黑鸟向南阳殿飞去,叹了口气。

 

 

又有一只?风信,就是块木头啊,他怎么会懂呢。

 

 

爱意郁结心底成疾,可否痛快些?

 

 

 

 

03

 

玄真殿很冷清,慕情不习惯家中有外人,脾气也着实不好,别人自然不愿自讨无趣。久而久之,玄真殿像是设了结界,再没人走进半步。慕情走进卧室,拿起斩马刀,指腹轻轻拂过刀柄,游离到刀刃,一道伤口便出现在手指上,血液还未涌出,先钻出一只黑色的小鸟……

 

 

去找他吧,好吗?

 

 

慕情攥起刀,干脆利落,浮现在眼前的是一道又一道的伤口,先淌出的不是血,只有一只又一只的黑色小鸟飞出。多一点,再多一点,去找他吧。

 

 

你说我自私,那就再自私点吧。

 

 

身体被折磨的有些受不住了,一阵眩晕,堪堪撑在桌上,

 

 

飞鸟症,是个很浪漫的病呀……

 

 

刀狠狠地向心口挥去。痛吗?心已麻木,何来疼痛。

 

 

看到一抹白色从鲜血中飞出,随后眼前一黑。

 

 

慕情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似的笑。

 

 

你讨厌我,那我变成飞鸟去找你。

 

 

 

 

04

 

风信走在回殿的路上,上方突然乌压压一片,抬头一看,那是迁徙的鸟儿,多到让人惶恐。那些鸟儿不引吭高歌,也不哀哀低鸣,很安静,却让风信有些压抑。上天庭何时有鸟了?

 

 

黑色的羽雀中飞出一只白色鸟儿,似是想停在风信肩上,在半空又转了个弯,落在屋檐上,风信想伸手去捉,鸟儿只飞去了另一边,还仰了仰头,好像在向他耀武扬威。这别扭的样子让他想起了一个故人。的确是故人,因为除了这层关系他想不出什么牵绊自己与他之间八百年的关系。

 

 

想到慕情,风信皱了皱眉头,他们俩的关系啊,看似是理不清,实则很简单,也很普通。

 

 

这个人是真的不坦诚。

 

 

 

 

05

 

这是风信见这只鸟的第二十九天,貌似比前一天又透明了些,轻盈了些。应该只是错觉吧。每天处理祈愿或自己出门,他都会落在边上定定的看着,小心翼翼的,像是怕被伤害,而后展翅飞走。

 

 

风信觉得新奇,也问不出来这鸟的名字。但每次看到它,都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这是慕情闭关的第二十九天,自那天后,慕情再没去过大会,也再未出现在众人之中。玄真殿大门紧闭,倒像是废弃了。

 

 

这次的大会,慕情依然没有参加,风信的直觉告诉他,慕情出事了。

 

 

 

 

06

 

“你说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应该不会吧,你看他都活了八百多年。”

“快一个月了……”

 

 

风信对着桌前的白鸟念叨,他总觉得这鸟一脸鄙视,甚至要翻个白眼。有那么一瞬间,风信感觉慕情来找他了。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什么时候,对慕情的感觉变了?

 

 

夕阳西下,白鸟展开翅膀,有意无意地碰倒了一本书,随后转身飞去。风信把书捡起,看到了书页上“飞鸟痨”三个大字,有些疑惑地看下去。翻完几页书后的结果让风信很吃惊,果然没错。

 

 

风信外衣也忘了披,便冲出去。

 

 

风大不大,冷不冷,这些风信早已抛在了一旁,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操了,慕情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07

推开紧闭的大门,毫无人气的屋子凄静的骇人,风信走进那间房间,慕情磕在桌上,像是睡着了,身下血流成河,小心翼翼地走进,触目惊心的伤口绽开在雪白的手臂上,让风信看着有些惊慌。

 

 

“喂,醒醒,别睡了。”

 

 

“没死就给我起来。”

 

 

“我求求你起来好不好?”

 

 

“那只鸟就是你对吧?”

 

 

“我来找你了。”

 

 

“慕情……”

 

 

一遍遍地唤着他,声音渐渐有些哽咽,眼前的人依旧冰冷没有生机。

 

 

慕情,第二十九天还没过呢,快起来啊。

 

 

 

 

08

慕情醒了,起床时浑身无力,胸口像是窒息般痛,费力爬起身,看见的是俯在床边的风信,一时有些找不着北。

 

 

“你怎么在这儿!?滚!”

 

 

风信睡的浅,慕情一动他就醒了,看到昨日怎么也叫不醒的人让自己滚,少有的不去纠缠,揽过对方的后脑,吻上去。

 

 

 

“风信你吃错……唔???”

 

 

 

“喜欢直说。”

 

 

 

 

 

 

 

*飞鸟症,受伤后伤口如果在一天之内不能结疤,就会从里面钻出黑色的飞鸟,如果伤者自杀,就会钻出一只白色的飞鸟,两种飞鸟都是伤者灵魂所化,它们会飞到心上人身边,不管前路多远。当白鸟消失,便预示着伤者的死亡。

 

 

 

 

 

 

 

 

 

 

 


评论(2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