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03h/七夕大逃猜】不羡鸳鸯不羡仙

《不羡鸳鸯不羡仙》

    

   

    

    

文/百叶子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孔雀纵然彩翼灵动,展翅可扶摇九霄,但我不愿做孔雀。

因为最让我安心的,还是你的每一次轻笑和皱眉。

 

 

还记得那一年学校的文化祭上,班里出了一古装的喜剧——《孔雀东南飞》,人物的选拔采用了抽签的方式。风信还好,抽到了焦仲卿,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和他对戏的人是慕情,慕情运气不太好,抽到了刘兰芝。

 

那天老师公布名单时,全班都很激动,可在听到扮演焦仲卿和刘兰芝这两个重要角色的人名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两人不和,这是几乎全校都知道的,老师有点担心,这次毕竟是在全校面前表演,万一搞砸,会非常难以收场。可还没等老师说话,慕情就先开口了,声音清清冷冷的,用响亮的声音说道:“我可以的,不用为难。”

 

这家伙,又这样,显得自己多厉害一样。

 

风信瞥了眼坐在窗边的慕情,竟是看呆了。慕情撑着头,看向窗外,微长的头发随着风轻轻摆动,那一天很热,慕情身着一身夏季校服,胳膊露出一大半,白白净净的,甚至比班里一些女孩子的皮肤还要白。手上带着一串贝壳手链,似乎有些旧了,记得慕情曾经说那是他母亲送的生日礼物,他一直蛮珍惜的,贝壳的颜色差不多,类似于淡淡的黄色,更衬的慕情皮肤白皙。

 

那一刻,风信甚至想上去咬上一口,想在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他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就被他甩了甩头给掐灭了。

 

等他再去看慕情的时候,就发现慕情也在看他,慕情指了指自己的嘴,然后对着风信做了个口型:傻子。

 

风信看懂了,当时就觉得火气上涌,要不是碍于现在在上课,风信恨不得站起来和他打一架。

 

慕情看到风信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感觉有点好玩,甚至还有种成为了胜利者的感觉,他勾了勾唇,然后低下头,看老师发给每个人的剧本。

 

风信没有吸取教训,又开始看慕情,这回是侧脸,风信又一次看呆了,以前两人一见面就吵架,自然是没有注意过对方身上的细节,可现在再仔细看,风信就发现,慕情真的很漂亮,睫毛也长长的,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似乎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看着这样的慕情,风信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扮演刘兰芝肯定很好看;然后就是:为什么长得这么像女孩子,却总说出来那样的话,还那么能打。

 

过几天的排练里,风信第一个念头就被验证了。不得不说,负责服装的同学效率很高,没两天的根据风信和慕情的身高等条件做出了衣服,而且还十分上档次,符合当时的朝代,就连衣领也做了当时那个时候比较盛兴的款式。

 

风信看着排成一排的衣服成品,不禁感叹,风信把所有可以拿的出的夸奖的话都使了出来,可是慕情的态度的却跟他完全相反,从看到这些衣服开始,慕情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从进来开始就没看过几眼。风信有点不满,瞪着慕情,慕情转过头,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口讽刺。

“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

 

风信听完这句话就有点恼“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做得好我夸两句还错了?你还不一定能做成这样呢!”

 

慕情一听,似乎有点不愿意,转头就道:“我当然也可以!又不像某人!”

 

“你!”

 

眼看又要吵起来,一旁的女同学赶紧将两人拉开,拽着两人去换衣服。风信穿上最里面的衣服之后就听着一些对古装颇有研究的同学的指挥,像古代的皇帝一样张开双臂,由着其他人帮忙穿上衣服。

 

“慕情那边肯定也是这样吧……”风信当时这样想着。这时的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现在以经满脑子都那个从小和他打架打到大的竹马了。

衣服穿好之后,风信便迈开步子,想去外间的那面全身镜那里看看穿上衣服的效果,结果刚迈出一步,就被衣服的下摆绊了一下,差点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无奈,只好由其他同学一起拉着衣摆,扶着出来,就像是久居深宫身体娇弱的娘娘。

 

掀开帘子,就听到一声冷冷的讽刺“哼,还总是说我怨这怨那的跟深宫怨妇一样,我看你更像。”

 

风信抬起眼眸,就看到一身女衣的慕情。慕情衣服明显要比他的厚重,可他却好像不在意似的,腰板也挺的笔直,怕不是又在逞强。

 

“那你呢?我就不信你可以不叫人扶着。”风信会道,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自信。

 

“打赌?你请我去新开的那家游乐场?”

 

“赌就赌!”

 

刚说完这句话,他就听到帮慕情换衣服的同学轻轻笑了一下,瞬间心中警铃大作,觉得要完。

 

只见慕情把手,放在腰间,眼睑低垂,宛若一个贤惠温柔的古代女子,他迈开步子,稳稳当当的绕着风信走了一圈,看不出一点别扭的感觉,好像他就是一个古人,早已习惯了这身装扮。

 

“芊芊作细步,精妙世无双。”风信心中回想起这句话。

 

果然,很合适啊……

 

风信无法,只好问慕情关于走路的技巧,当然,有条件,还是请客,去看电影。风信感觉自己演这么一个舞台剧简直亏大了,但又能怎么办?舞台剧还有几天就开始了,找别人重新背剧本?开什么玩笑。当然,被教授的过程中,风信总被慕情各种怼,但不好说话,毕竟现在是自己有求于别人。

 

 

好不容易跌跌绊绊的学会了走路,也到了舞台剧的那一天。说实话,风信有点慌,因为他现在虽然学会了穿着那样的走路,但完全走不快,只要一着急就会亲吻大地,为此,他收到了慕情的好几个白眼,风信也不服输,照样像以前一样给了慕情几句:“我操了,我真的我操了。”

 

慕情:“呵。”

 

表演当天,一开始都很顺利,但到中间,焦仲卿在听闻刘兰芝即将嫁人的消息,去见她的这一段剧情中,却出了岔子。

 

当时为了烘托悲伤的气氛,舞台计划做一个雨幕的效果,为了能起到逼真的效果,装门安排了同学从上面撒了温水下来,导致舞台地板潮湿,比较容易滑倒。不过因为风信慕情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慕情也对风信做了训练,只要再走慢一点就可以,但风信这次不知道因为慕情的表演而联想到了什么,在慕情漫步走到一处演刘兰芝念出“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那一句时,风信突然走快了几步,像是为了抓住什么东西,如果慢一点那东西就会丢失一样。在慕情回头看风信的眼睛时看到的那种惶恐的眼神,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由于风信那走快的那几步,他成功地摔倒了,慕情当时又因为那种神情而被震撼到,没有反应过来,被风信一把拉倒,然后两人就以一种奇妙的姿势,倒在了地上,当着全校人的面。

 

慕情整个人倒在地上,被风信压着,风信两只手撑在地上,标准的地咚的姿势。风信看着倒在自己身下慕情,因为受了点惊吓,微微喘着气,原本盘在头上的假发散开,因为“雨水”的原因而挂着露水,风信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从因为刚才慌乱中拉衣服而散开的衣襟里看见微微露出来的锁骨。

 

风信看着这样的场景,咽了口口水,感觉有点燥热。慕情看他保持这个姿势呆了半天,翻了个白眼,抬腿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的肚子,而这一下却起了反效果,风信头脑一热,直接亲了下去。慕情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他的初吻啊!等等,不对,现在是舞台剧!这家伙在干什么?!慕情握了握拳头,足够了力之后,直接一圈打在风信肚子上,硬是把风信推开。风信毫无防备的被猛的推开,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想开口骂人,就看到慕情疯狂眼神示意,他这才想起自己在干什么。

 

慕情站起来,打算临场发挥,将剧情重新引回原本的内容上,他说到:“你又何必这样?”

 

得到的回答却是:“我若不这样,你又该如何?不如我带你走罢。”

 

慕情:这不对吧!

 

慕情拼命想转回剧情,于是又道:“百善孝为先,你若和我离开,你母亲又如何?”

 

“倘若不能伴你身边,我愿做梁山伯,化作蝴蝶伴你身边。”

 

不对啊!这还跳戏了!这个傻子风信!

 

慕情没有察觉到,他其实有点感动,那一刻,他真的想向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化作蝴蝶,与最爱的人双宿双飞,而那个人,除了风信,再无第二人选。

 

慕情正准备再说话是,风信又上前一步,抓住他的双手,又一次亲了上去,然后横着抱起慕情,抵着他的额头,深情款款的道:“但做鸳鸯谱,携手共连枝。”

 

鸳鸯,连理枝。

 

这等词汇此刻从风信嘴里说出来,不禁让慕情有些发愣,任由风信把自己抱下了台。

 

老师:一口老血喷出来

普通同学:我看了个假的孔雀东南飞?!

脑洞有点大的同学:改得好棒!!!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回忆以前,似乎我早就倾慕于你。

 

那似乎是更久以前了。

 

舞台剧过后,风信和慕情都彼此十分默契的保持着距离,什么也不说,慕情上课开始时常跑神,风信也是。

 

风信这几天有点烦躁,他随意翻着放在角落里的书,发现了一个书签,好像是一朵不知名的野花。风信摆弄着这朵花,想着自己为何会收藏着这么一朵毫无亮点的花。突然,他的脑海里涌上了一点东西,那是自己都快忘怀的事情。

 

原来,那时候就有了这种心思啊,虽然还不甚清晰,但已经开始发芽了。

 

那一年的夏天格外的热,慕情怕热,身上起满了痱子,父母便决定带他去避暑山庄,也邀请了风信一家人,风信母亲欣然前往。

 

那个避暑山庄离山很近,风信和慕情刚到第二天就带上水和一些吃的,结伴跑进了山里,一路上吵吵闹闹,追着赶着,跑了好远,直到夕阳的光芒普照大地,他们才意识到要回去。可当他们转身寻找回去的路时,却发现找不到了。

 

他们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起初风信还信誓旦旦,觉得一定能找到回去的路,还非常有闲情雅致的在路边摘了几多野花。可随着天色越来越暗,风信也感到不好,开始跟着慕情一起找路。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两个小孩子徘徊于偌大的山林间寻找回家的路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慕情从小体弱,受不得一点风,风信害怕他淋雨感冒,连忙拉着他找避雨的地方。事实证明,天公还是会作美的,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山洞。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四周的空气也变得格外寒冷,风信把慕情抱在怀里——从刚进山洞开始,他们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风信正准备拿出水给慕情时,发现他似乎是在颤抖,忙问他哪里疼是不是受伤了。

 

然后就听到慕情压抑着哭腔问道:“我们……会不会再也回不去了?”

 

风信一愣,把他有抱到怀里紧了紧,学着他妈妈的样子,拍着慕情的后背,稚嫩的童声在山洞里响起:“没事的,一定能回去的。”然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放开慕情,从怀里掏出了一朵花,是之前在路边采的野花,他递给慕情,说道:“花里的精灵一定会帮我们的!”

 

慕情也不去嘲讽他幼稚的傻气,安心地鼻音道:“嗯……”

 

风信借着雨停下之后照进山洞的月光,看清了自己眼前这个双目含泪的孩子,只觉得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他才行。

 

等风信慕情父母带着人找到他们时,两人已经抱在一起睡着了,从表情看不出来有一丝的害怕,慕情手里还握着风信给的那朵花。

 

风信成功的病了,慕情却好好的没事,这跟风信想的不太一样。慕情来看风信时,带着一朵小花,似乎还是新摘的。他递给风信,然后说了和那天风信说的一样的话:“花里的精灵一定会帮助你的!”

 

回忆结束,风信把花放回书里,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慕情:

 

“去游乐场玩吗?”

 

片刻的犹豫之后,得到了回应:“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从此不必再思,因为我就在你身边。

 

 

舞台剧结束了,对老师来说,这是失败的舞台剧,但对于风信和慕情,这是成功的舞台剧。两人从小到大的情谊随着时光慢慢发酵,终于因为这次的舞台剧被发现,并且在风信请慕情去游乐场时相互告了白。

 

“我有话对你说!”

 

走在前面慕情突然转过身,开口说到,而与此同时,风信也开口说出了一样的话,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

 

现在是夜晚,若是此刻就着夜色按下快门,胶卷一定会映下游乐场里的灯火通明,五颜六色的灯光诉说着这个最美的夜晚,在回忆中勾芡出了朦胧的意味。

 

“你先说!”

 

“一起说!”第三次重复,两人干脆这样表达出内心的想法,反正也不怕错过,因为他们都懂对方。

 

风信看着慕情,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看着慕情别过头,然后又红着脸转过头,看着他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跟着他一起说了出来——“我喜欢你!”

 

又一次,同步。

 

风信把慕情一把搂在怀里,然后在他耳边说:“看,这就是竹马竹马之间的默契与爱。”

 

 

之后拿到当时演出的照片,慕情问了风信,为什么当时会突然着急?

风信答,因为怕错过你。

 

结果被慕情打了一拳,说正经的!

 

风信眯起眼睛,回忆道:

 

“当时那个场景,我总有种你真的要离开我的感觉,那一刻,我真的很慌,很害怕,短短的一秒钟,我脑中演化出了许多没有你的场景,我突然发现没有你,我过不下去,所以,我忘记了一切,拉住了你,也拉住了我的挚爱”

 

 

但做鸳鸯谱,从此共连枝。



【FIN.】


评论(1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