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23h/七夕大逃猜】经年客

《经年客》

 

 

 



文/小东江


<01>


白玉盏子的底面用彩漆绕出两尾锦鲤来,细细小小的,浸在清茶的温润气息里。一旁炉子上的火苗鼓了鼓,坐在桌边的神官便抬起手来,以法力将火压熄下去。


滚烫透绿的茶水浇进盏,那锦鲤便活了似的跟着漾起来。风信拿茶刀将浮沫撇了撇,又按着盏子施法将它凉下来些许,这才朝着对面的人递过去,道:“这回的茶尖儿甜得很——怎样,能补吗?”


慕情手里捧着一件襟口裂开的里衣,皱着眉坐在另一边,闻言便稍稍伸长了脖子,手也不伸地就着风信的手抿了两口茶,半晌才道:“……比上次那个荷叶的好喝。——不,你干什么总是要我给你补衣服?法力无边的南阳真君现在连块破布都修不好了吗?”


他后半句一如既往地带着理直气壮的讥讽味道,风信撂下茶,又掰了一块杏仁糕递过去,嘴上毫不客气道:“法力无边的玄真将军现在连三天前的事都记不得了吗?不是你那天晚上自己扯破的?”


“……”


他这话噎得正好,慕情一时反驳不来,满脸不耐地咽了糕点,斜他一眼,这才板着脸站起身,去自己榻边上的小柜子里翻针线。


他弯着腰,风信就懒洋洋的跟着踱过去,从后面看了一会,便把他搂住了。


慕情打了个激灵,再一抬头,风信便顺势亲在他下颌上,呼出的热气暖烘烘地刮着脖颈。他被痒得缩了缩脖子,生生把笑意憋回去,哼了一声道:“干什么——发什么疯?”


风信贴着他耳朵道:“其实我就是喜欢穿你补过的衣服。”


两人在一起多年,慕情还没听风信提过这个,便破天荒地没打断对方,稍稍直起腰来往后倚了倚,示意自己在听。


风信得寸进尺道:“因为……一般来说妻子不是都会给夫婿补衣服吗?你就是我的——啊操!”


慕情一脚踩在他鞋上,挣脱出来向后坐上榻边,脸涨得通红,恶狠狠的又瞪他一眼。


他挂着一副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发笑的恼火样子,动作粗暴地穿针引线,那张薄唇一张一合,将线头整齐齐地咬断,声音里毫无怒意地道:“南阳真君,好不要脸。”


<02>


别别扭扭地闹够了,二人分开来在榻两头坐着,慕情低着头不再讲话,轻轻蹙了眉,手上只管缝缝补补。


风信盯了他半天,突然又闲不住地没头没脑道:“我们过两天下凡去玩一回。”


那线繁复地来回勾着,衣料破口的地方便被细细密密地叠出一对小小的鸳鸯来。慕情只盯着上下来回的针脚,漫不经心道:“做什么?”


风信道:“后天初七了。”


“……”慕情面上依旧没什么波澜,手底下鎏了金的绣针却在那面绢子料上一滑,扎到另一边去了。


他仗风信不注意这等芝麻大的细枝末节,只是不动声色地倒着把彩线绣回来,语气还端得冷冰冰的:“多大年纪了,还凑这种劳什子热闹?”


风信见多了他这种无论想不想都要先不屑一下的架子,权当是在走过场,也没半点不耐:“你想想去年七月七你我做了什么,然后再想想到底凑不凑这劳什子热闹?”


“……”


慕情细白的脖颈泛起红,把那件里衣往榻上一放,抬头作出一副打架似的样子盯过来。


从前他但凡冷一冷,便总是有效果的;然而这两年不知是被摸透了底细还是怎样,他这个模样似乎已经不起作用了。对面被眼神威胁了的神官并没半点知错的样子,还倾身蹭过来把慕情那只空下来的手顺势握了,接着道:“我们今年还穿红线,怎么样?”


慕情那招没起作用,反倒被他压得身子半斜在榻上,又胡乱甩甩手,发现挣不开后便索性松懈下来倒下去,一副听天由命的烦躁样子:“随便你发什么癔症罢!巴巴地要我给你补衣服,现在又搅得我做不完!”


风信被他说惯了,浑不在意地一笑,便搂着他往榻里头滚。慕情就用膝盖把堆在一旁的布料针线都用力推远了,一边伸手去解风信的腰带一边低声嘟囔。风信把头埋入他颈间,便听身子底下这人声音闷闷的,抱怨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也不看就躺上来,扎死你算了……”


风信笑着咬他领子,脸蹭在慕情柔软的里衣上,笑声便也被压得闷闷的。


立秋一过,乞巧节那种缱绻缠绵的意思,便一天天地卷上来了。


<03>


慕情拎着一袋巧果转过身,便见风信正挤在隔壁的长摊旁。


风信本就生得英武潇洒,化了凡相也盖不住眉眼间的俊朗。慕情便敏锐地注意到了远处两三女子含羞带怯地望过来的眼神,心下登时一恼,掏出个巧果大步走过去,没好气地一把塞进风信的嘴里。


“……”风信叼着那团奇形怪状的甜面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吃了一块边角,塞回给慕情道:“你又怎么了?”


慕情不作声,一双眼睛不耐烦地四处瞟了瞟,最终也没说出个什么来。他不情不愿地跟着咬了一口,扣着手腕猛地把人拽走了。


今日正是乞巧节,无论之前如何说,他还是跟着风信下来探这人间热闹闹的四方烟火了。江南一带的天气,在这种日子里总是软绵绵的,落过雨后的夜风依旧不冷不热,跟满街的小吃香揉在一处,便如首饰摊上穿着姻缘牌的彩丝似的,拨得人心也软得像初秋刚开始抽尖爬藤的夕颜花。


他们就这样几个时辰里沦成了众生凡人相。这条青石主街相当长,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相似,隔几里挂着的灯笼、供奉的泥偶也相似;慕情觉得自己本该在云端,但闭一闭眼睛,却又觉得自己从几百年前就开始在这人间这样长长的路上走了。头顶是黑夜,两侧与他全然不相干的灯火落进石板上的小水洼里,脚底湿漉漉、亮晶晶的,无端的洪流就追在后面。风信在旁边,一如既往地同他争执、沉默,乱凑牛郎和织女幽会的热闹,咬过的面点是温软的,沾着碎芝麻、溢着糖油送到他嘴边。


慕情别过头。——为这一刻,他几乎原谅了曾经让他感到寂寞和绝望的很多事。


<04>


站在拱桥上往下看,月盘就被风尘和幼童乱丢的石子儿打得碎碎亮亮的,砸在澈净的江水里流过去。风信摸了摸怀里的小盒子,起身将头抬转过来,道:“慕情。”


慕情闻声看向他,疑惑里还带了点素日里清高遗世的样子,仿佛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人拉下来。


于是风信就拉了。他拽着慕情的袖子,一手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只鎏金镯子来,一掰一卡,戴在了慕情的手腕上。


慕情被吓了一跳,不自在地抽回手,抖了抖道:“怎么……这是什么?”


这一处水偏,离喧嚣隔着几个春秋的距离,往来游人也少了许多。不远处有小贩哼着什么“欢情离恨此宵中”的,推着木车骨碌碌地过去了,快活又寂寞。


“你听过那首诗吗?”风信说完又觉得自己这个头起得实在不怎么样,便颇有几分尴尬地卡在了半空。慕情却难得地没带什么怨怼情绪地看着他,于是他索性拉起自己的袖子,给慕情看胳膊上那只一模一样的宽镯。


“……”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虽然我知道你说的是哪几句,”慕情默不作声半晌,情感不带什么变化地凉凉道,“但是这种定情方式,是我见过最不打动人的。你可真是毫无长进。”


风信猛地跳起来,“操——”


“不过……”他突然放低了声音,伸手摸进自己另一只袖口,“风信。”


风信低下头,慕情一指勾着他腰带将他拉过来。


慕情的半边脸都被月色下的细碎的江水映得银亮亮的。他抿着嘴,指尖不易察觉地轻轻颤抖着,慢而细致地将一枚坠着红缨的玉环佩在了风信的衣侧。


“好的。”慕情说。


<05>


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女弄金梭。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FIN.】



《经年客》


文/小东江


<01>


白玉盏子的底面用彩漆绕出两尾锦鲤来,细细小小的,浸在清茶的温润气息里。一旁炉子上的火苗鼓了鼓,坐在桌边的神官便抬起手来,以法力将火压熄下去。


滚烫透绿的茶水浇进盏,那锦鲤便活了似的跟着漾起来。风信拿茶刀将浮沫撇了撇,又按着盏子施法将它凉下来些许,这才朝着对面的人递过去,道:“这回的茶尖儿甜得很——怎样,能补吗?”


慕情手里捧着一件襟口裂开的里衣,皱着眉坐在另一边,闻言便稍稍伸长了脖子,手也不伸地就着风信的手抿了两口茶,半晌才道:“……比上次那个荷叶的好喝。——不,你干什么总是要我给你补衣服?法力无边的南阳真君现在连块破布都修不好了吗?”


他后半句一如既往地带着理直气壮的讥讽味道,风信撂下茶,又掰了一块杏仁糕递过去,嘴上毫不客气道:“法力无边的玄真将军现在连三天前的事都记不得了吗?不是你那天晚上自己扯破的?”


“……”


他这话噎得正好,慕情一时反驳不来,满脸不耐地咽了糕点,斜他一眼,这才板着脸站起身,去自己榻边上的小柜子里翻针线。


他弯着腰,风信就懒洋洋的跟着踱过去,从后面看了一会,便把他搂住了。


慕情打了个激灵,再一抬头,风信便顺势亲在他下颌上,呼出的热气暖烘烘地刮着脖颈。他被痒得缩了缩脖子,生生把笑意憋回去,哼了一声道:“干什么——发什么疯?”


风信贴着他耳朵道:“其实我就是喜欢穿你补过的衣服。”


两人在一起多年,慕情还没听风信提过这个,便破天荒地没打断对方,稍稍直起腰来往后倚了倚,示意自己在听。


风信得寸进尺道:“因为……一般来说妻子不是都会给夫婿补衣服吗?你就是我的——啊操!”


慕情一脚踩在他鞋上,挣脱出来向后坐上榻边,脸涨得通红,恶狠狠的又瞪他一眼。


他挂着一副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发笑的恼火样子,动作粗暴地穿针引线,那张薄唇一张一合,将线头整齐齐地咬断,声音里毫无怒意地道:“南阳真君,好不要脸。”


<02>


别别扭扭地闹够了,二人分开来在榻两头坐着,慕情低着头不再讲话,轻轻蹙了眉,手上只管缝缝补补。


风信盯了他半天,突然又闲不住地没头没脑道:“我们过两天下凡去玩一回。”


那线繁复地来回勾着,衣料破口的地方便被细细密密地叠出一对小小的鸳鸯来。慕情只盯着上下来回的针脚,漫不经心道:“做什么?”


风信道:“后天初七了。”


“……”慕情面上依旧没什么波澜,手底下鎏了金的绣针却在那面绢子料上一滑,扎到另一边去了。


他仗风信不注意这等芝麻大的细枝末节,只是不动声色地倒着把彩线绣回来,语气还端得冷冰冰的:“多大年纪了,还凑这种劳什子热闹?”


风信见多了他这种无论想不想都要先不屑一下的架子,权当是在走过场,也没半点不耐:“你想想去年七月七你我做了什么,然后再想想到底凑不凑这劳什子热闹?”


“……”


慕情细白的脖颈泛起红,把那件里衣往榻上一放,抬头作出一副打架似的样子盯过来。


从前他但凡冷一冷,便总是有效果的;然而这两年不知是被摸透了底细还是怎样,他这个模样似乎已经不起作用了。对面被眼神威胁了的神官并没半点知错的样子,还倾身蹭过来把慕情那只空下来的手顺势握了,接着道:“我们今年还穿红线,怎么样?”


慕情那招没起作用,反倒被他压得身子半斜在榻上,又胡乱甩甩手,发现挣不开后便索性松懈下来倒下去,一副听天由命的烦躁样子:“随便你发什么癔症罢!巴巴地要我给你补衣服,现在又搅得我做不完!”


风信被他说惯了,浑不在意地一笑,便搂着他往榻里头滚。慕情就用膝盖把堆在一旁的布料针线都用力推远了,一边伸手去解风信的腰带一边低声嘟囔。风信把头埋入他颈间,便听身子底下这人声音闷闷的,抱怨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也不看就躺上来,扎死你算了……”


风信笑着咬他领子,脸蹭在慕情柔软的里衣上,笑声便也被压得闷闷的。


立秋一过,乞巧节那种缱绻缠绵的意思,便一天天地卷上来了。


<03>


慕情拎着一袋巧果转过身,便见风信正挤在隔壁的长摊旁。


风信本就生得英武潇洒,化了凡相也盖不住眉眼间的俊朗。慕情便敏锐地注意到了远处两三女子含羞带怯地望过来的眼神,心下登时一恼,掏出个巧果大步走过去,没好气地一把塞进风信的嘴里。


“……”风信叼着那团奇形怪状的甜面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吃了一块边角,塞回给慕情道:“你又怎么了?”


慕情不作声,一双眼睛不耐烦地四处瞟了瞟,最终也没说出个什么来。他不情不愿地跟着咬了一口,扣着手腕猛地把人拽走了。


今日正是乞巧节,无论之前如何说,他还是跟着风信下来探这人间热闹闹的四方烟火了。江南一带的天气,在这种日子里总是软绵绵的,落过雨后的夜风依旧不冷不热,跟满街的小吃香揉在一处,便如首饰摊上穿着姻缘牌的彩丝似的,拨得人心也软得像初秋刚开始抽尖爬藤的夕颜花。


他们就这样几个时辰里沦成了众生凡人相。这条青石主街相当长,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相似,隔几里挂着的灯笼、供奉的泥偶也相似;慕情觉得自己本该在云端,但闭一闭眼睛,却又觉得自己从几百年前就开始在这人间这样长长的路上走了。头顶是黑夜,两侧与他全然不相干的灯火落进石板上的小水洼里,脚底湿漉漉、亮晶晶的,无端的洪流就追在后面。风信在旁边,一如既往地同他争执、沉默,乱凑牛郎和织女幽会的热闹,咬过的面点是温软的,沾着碎芝麻、溢着糖油送到他嘴边。


慕情别过头。——为这一刻,他几乎原谅了曾经让他感到寂寞和绝望的很多事。


<04>


站在拱桥上往下看,月盘就被风尘和幼童乱丢的石子儿打得碎碎亮亮的,砸在澈净的江水里流过去。风信摸了摸怀里的小盒子,起身将头抬转过来,道:“慕情。”


慕情闻声看向他,疑惑里还带了点素日里清高遗世的样子,仿佛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人拉下来。


于是风信就拉了。他拽着慕情的袖子,一手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只鎏金镯子来,一掰一卡,戴在了慕情的手腕上。


慕情被吓了一跳,不自在地抽回手,抖了抖道:“怎么……这是什么?”


这一处水偏,离喧嚣隔着几个春秋的距离,往来游人也少了许多。不远处有小贩哼着什么“欢情离恨此宵中”的,推着木车骨碌碌地过去了,快活又寂寞。


“你听过那首诗吗?”风信说完又觉得自己这个头起得实在不怎么样,便颇有几分尴尬地卡在了半空。慕情却难得地没带什么怨怼情绪地看着他,于是他索性拉起自己的袖子,给慕情看胳膊上那只一模一样的宽镯。


“……”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虽然我知道你说的是哪几句,”慕情默不作声半晌,情感不带什么变化地凉凉道,“但是这种定情方式,是我见过最不打动人的。你可真是毫无长进。”


风信猛地跳起来,“操——”


“不过……”他突然放低了声音,伸手摸进自己另一只袖口,“风信。”


风信低下头,慕情一指勾着他腰带将他拉过来。


慕情的半边脸都被月色下的细碎的江水映得银亮亮的。他抿着嘴,指尖不易察觉地轻轻颤抖着,慢而细致地将一枚坠着红缨的玉环佩在了风信的衣侧。


“好的。”慕情说。


<05>


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女弄金梭。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已多。


【FIN.】


评论(3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