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节日活动号

【22h/七夕大逃猜】爱情来临时挡都挡不住

《当爱情来袭时》

  

  

  

 

文/我之固体化

 

 

11:00 P.M. 

 

明亮的灯光射洒在银白的旁述式麦克风上,折射出晃眼的光辉来,慕情半眯着眼,享受着录音室里一片熟悉的静寂,葱白细长的手指搭在音键上缓缓推移。

 

“今天狂风暴雨如约而至,不知离我千里的你是否记得带伞。当今夜的第一滴雨落在你的伞面上;当猎猎的风声回响在你的耳旁;当雨夜的芬芳向着你绽放,我的听众朋友,你是否感应到了大自然的呼吸,以及我对你的呼唤?

 

“再过一个小时就是一年一度的乞巧佳节,不知你有没有踏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又或者是和自己的爱人情定三生呢?正所谓‘铜壶漏报天将晓,惆怅佳期又一年’不要错过这个对心仪之人的告白最佳时机……”

 

慕情感受着上颚中线传来的轻微震颤感,薄唇启张间吐出流畅圆滑字正腔圆的语句,仿佛在跟谁交谈似的微微摇头晃脑,脑后灰白柔顺的马尾辫一颠一颠的,眼中蕴着无法言喻的深情。

 

“欢迎收听今天的深夜档情感连线节目,我是主播慕情,感谢您的聆听……”

 

慕情抬眼瞥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持着一口抑扬顿挫富有磁性含着一丝笑意的嗓音继续道:

 

“……下面我们来连线一位手机尾号是7904的来自经济文化之都上海的听众。”

 

修长的手指快速移到一处按键上,轻轻一按,一个年轻女子微带哭腔的虚弱嗓音在频道里响起:“慕情老师您好。”

 

“这位小姐你好。”

 

“我的男朋友……他突然不要我了!我一开始以为他和别的女孩子跑了,没想到……没想到他居然出柜了!我今天看到他和那个男人一起去商店买七夕礼物啊!呜哇——”起初还只是伴随着轻微的抽噎声,说到情动处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慕情被这哭声吵得有些头疼,揉揉眉心温声道:“这位小姐……”

 

 

莫约过了两个小时,看到导播举手示意时间差不多了后,慕情心里隐隐松了口气。

 

他刚刚接到的八个电话里有三个是专程来向他表白的,慕情也挺钦佩那两人洋洋洒洒地对着手机说了长达15分钟的土味情话,他瞅着导播泛青的脸色,憋笑憋得有些胃疼。

 

还剩最后一个。

 

慕情紧绷多时的神经此时也渐渐松弛下来,腰背靠着舒适的座椅,嘴角擎着几丝笑意,语气中也带了几分暖意:“与你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下面我们来接入今夜的最后一名听众。”

 

短暂的安静后,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慕情老师您好。”

 

“你好。”

 

“我几个月前,大概就是四五月吧,认识了一个人,算得上是一见钟情……”

 

慕情呼吸微微一滞,腰杆缓缓坐直,剪水双眸中染上了几分认真,原本托着腮的双手不自知地交握到了一处。

 

“……虽然是在一个城市,但我们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只是每天空闲时聊聊天,早晚时道声安好罢了。

 

“可纵使只是这样,我发现自己怎么也离不开他了,时时刻刻都想着他,一天不和他说话就浑身难受。

 

“我想自己可能是爱上他了。”

 

慕情出神地想着,自己会不会也爱上那个人了呢?

 

那个唤作风信的男人。

 

自己也是这般的想他,想见他,想天天和他在一起。

 

如同中毒般上瘾。

 

轻吸了几口气借以平复心情,慕情才开口道,嗓音带了些微不可察的激动:“后来呢。”

 

“今天是七夕啊,我刚刚听了老师您的话,去跟他告白了,然后……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慕情心脏一跳,竟是有了几分期待,自己和风信是不是也可以……

 

“那真是恭喜了。”这是慕情发自内心的祝贺。

 

“还有啊慕情老师……”

 

“什么?”

 

“又是一年七夕,我希望您也能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缘!”

 

轻轻眨了下眼借以掩藏眸中止不住的暖意,慕情笑道:“谢谢你,我会的!”

 

 

一百七十九天前的 7:30 A.M.

 

那是个晨光微熹的早晨,慕情抱着面试用的资料从大厦中走出,脚上一使劲将几片落叶踢至空中,边饶有趣味地看着打旋的叶子飞舞,嘴里边喃喃自语:“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录取我啊……深夜档感情专线听上去还挺有趣的。”

 

思及此处,他又不免想起那个笑得一脸慈祥拍着自己肩语重心长让自己早日找个对象娶回家的发小,和他发小的对象——一个经常笑得一脸邪魅的红衣男子。

 

想起两人腻腻乎乎的相处方式,慕情不禁在清晨和煦的阳光下抖了几抖,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小步跑到公交车站的候车处静静等车来。

 

约略过了个把分钟车就来了,慕情两三下把资料全塞进了包中,就上了车,车上人不多,他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闭眼静静等待公交车将他载到目的地。

 

随着一记刹车,慕情的额角在玻璃窗上狠狠地磕了一下,他愤愤睁眼,条件性反射地先往窗外看去,却见一个眉目俊朗的男子怔怔地盯着他看。

 

这厢风信一开始因长时间的堵车而感到百无聊赖,谁知甫一望向窗外,就见到一个眉眼清秀的男子在邻车上睡得香甜。

 

几缕灰白的发丝垂于白皙的脸侧,粉唇因熟睡的缘故而微张,长长的睫毛在颧骨处投下一片阴影,眼前毫无防备中又透着一股可爱气的男子一下子就使风信的心脏停跳了一瞬。

 

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慕情歪歪头,对面车上的这个男子怎么一直盯着他看,有点小小的害羞……不觉就把视线下移。

 

可他却始终忘不了适才惊鸿一瞥中男子俊朗干净的眉眼,及那汪眸中所蕴着的光芒。

 

于是慕情便在风信炽热而坦诚的注视下渐渐红了脸。

 

另一辆车上的风信见男子在自己的注视下居然脸红了,那种异样的感觉再一次蔓上了心尖,思索了片刻,掏出手机,带有薄茧的指尖轻点屏幕。

 

慕情再抬头时,就见对面男子亮出了二维码,略微思索了下便掏出手机打开扫一扫。

 

想来也是神奇,两人隔了两层玻璃还能扩列成功,这也许就是应了那句“上天注定”罢了。

 

 

一百九十七天后的 1:30 A.M.

 

慕情望着漆黑的天空,掏出手机给风信发了条信息。

 

“我想你了。”

 

正在和人交谈的风信感到手机在兜中震动,便取出一看,见是慕情的信息,嘴角噙上几分笑意,指尖跳跃间已将信息编辑完发了出去。

 

“我也是。”

 

慕情脸皮薄,脸红了一小下,继续打字:

 

“我想来见你。”

 

风信笑眉眼弯弯,指尖轻点屏幕:

 

“那就来啊!”

 

那人被风信无视,就凑上来道:“谁呀,笑得这么欢?女朋友?!”别吓他,眼前这位暴躁主唱可是出了名的怕女人,不然这间酒吧的顾客也不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前一阵子还差点转型为Gay吧。

 

风信心情大好,扔下一句话就去后台作准备了。

 

“未来的媳妇!”

 

 

2:00 A.M.

 

纵然慕情知道风信的职业是乐队主唱,然而当他隔了人群看那台上一脸超逸半阖眼眸浅声低吟的青年时,仍是不能将他和手机中那个晚上临睡前会提醒自己盖好被子暖暖的风信联系到一起。

 

这样的风信于他而言十分的陌生,但却有一股淡淡的欣喜萦绕在心间。

 

好像又离他的世界近了一点。

 

好像更爱他了一点。

 

慕情身为主播,对于声音的要求更是比常人高得多,此时将风信的吟唱听了去,竟是不能从中挑出一丝差错,不论是从运气、发声、吐音、共鸣还是表现力又者是天生声线质感的优劣,风信都将其发挥到了极致。

 

而其独有的演唱法更是戳中了慕情的萌点,这种带着性感磁性的浅吟低唱就如同伏在耳侧对着你歌唱一般,简直就像是梦幻一般的存在,风信嘴中的每句歌声都像是在歌颂生活的美好。

 

全场光线倏地一暗,只留风信头顶的一束白光倾斜而下,台上手持吉他身着白衫的青年好似罩在一团圣光中,是那样的干净而英俊。风信抬手轻扫银弦,眼角悄悄留意着慕情的反应,口中缓缓唱出了第一句歌词,声线是如此的醇厚而富有磁性,宛如窖藏数十年的琴酒那般性感热烈,那样深情的光芒在他眼底闪现,然则无人知晓这番情意是为谁独留。

 

“Remember those walls I built,Baby they're tumbling down……”

 

慕情心中一动,这首歌……不是当时自己安利给风信的第一首歌吗?他居然还记得。

 

吉他悠扬的声响伴着歌声回响在耳边,慕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下!这个歌词!他伸手摸摸鼻尖,悄悄地在黑暗中红了脸,视线却依旧注视着台上的风信。

 

风信看着台下盯着自己发怔的慕情,一双朗星般的眸子中盛满了笑意,继续吟唱道:

 

“I found a way to let you in,But I never really had a doubt……”

 

“It's the risk that I'm taking,I ain't ever gonna shut you out,Everywhere I'm looking now,I'm surrounded by your embrace......"

 

慕情伸手捂住滚烫的脸颊,撅起嘴轻轻地深呼吸,心中已被一片洋溢的粉红泡泡所占满。

 

今天风信怎么回事啊,突然变得这么撩,平常那个正直的风信去哪里了!

 

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真是不知羞!

 

哼!

 

 

一曲毕了,慕情看着从台上走下来的风信,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说“你刚才唱的超好听!”

 

还是说“你的心意我知道了,我也喜欢你的,快给我一个爱的亲亲。”

 

 

还是直接扑上去把头埋在风信的颈侧蹭几下然后在他脸上轻轻啄一口,凑到他耳旁轻轻吹气:“我们在一起吧……”

 

打住,自己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午夜档情感专线磨炼出来的口才都灰飞烟灭了吗?!

 

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风信他根本就没这个意思……

 

眼瞅着风信离自己越来越近,慕情定了定心神,抬手整理了一下几缕垂在脸侧的发丝,抬眸向来人望去,却见风信眼中蕴着的深情和那舒朗的眉目微弯,压在喉迪已然酝酿完毕了的一番话语顿时消弭,以是下意识地将自己内心深处的真话道了出来。

 

“风信,我爱你。”

 

话音刚落,慕情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心中小鹿直撞,低着头不敢去看风信的眼睛,却错过了对方眸中那一瞬所亮起的惊诧、不敢置信、欣喜若狂和赤诚的爱慕之情,转身欲逃却被风信捉住了纤细的白皙的手腕,脚下步伐一滞,转瞬便被其搂到了怀中。

 

风信抬起慕情白皙胜雪的手放到嘴边啄了一口,如星眸中盛满了柔情,满意地看着怀中人的脸再一次羞得微微发红,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也爱你。”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告诉我此生非你不可。

 

“想让你听一次我的歌声,想天天见到你,想去你身边陪着你看日落日出,想在你晚上踢被子的时候轻轻替你盖好被子……”

 

慕情闭着眼默默将这些个话语拆解成字记进心中,吸着鼻子闷闷道:“好啊。”

 

“我们在一起吧,风信。我受够了这种没有你在身边的生活,我想要你。”

 

风信低头轻轻在慕情的头顶落下一吻,哑声道:“好。”

 

 

凌晨两点,看到爱情未眠,你亦然。


【FIN.】

评论(19)

热度(97)